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灵农传第一百六十五章陷阱

发布时间:2020-01-21 11:09:03

灵农传 第一百六十五章 陷阱

“嗯,好好干!魔尊大人的计划就靠我们实现啦!”鬼脸巨人点了点头,端起椅子旁的一杯鲜红如血的美酒,张开大嘴倒了进去。

然后咂巴咂巴嘴,又把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张卷轴,歪着脑袋斜楞着一双铜环巨眼,瞅了瞅卷轴上的图纸,又看了看血池中翻腾的魔气,自言自语道:“耗费这么多的血食和灵石,这祭炼的到底是什么魔物呢?瞧这阵仗,炼出的魔物一定非同小可啊!”

忽然洞穴之外匆忙奔跑进来一名魔体士,边跑边大声喊叫:“不好了!不好了!禀报天魔大人,外面闯入了一队人类炼体士!”

“慌什么?来了有多少人?都是什么修为?”鬼脸巨人一瞪眼睛,声音如滚雷扫过全场,所有魔体士都停下动作,惊骇地向他望来。

“都停下来做什么?继续干你们的!”鬼脸巨人一挥手,厉声喝道,于是魔体士们赶忙恢复工作。

报讯的魔体士战战兢兢跑上高台,向他跪倒报讯:“回……回天魔大人,那……那一队人类炼体士由……由两名仙师带队,其余八名都是炼体士,修为应该都在……都在炼体五级以上……”

“什么?两名仙师?还有八名炼体士,都是炼体五级以上?”鬼脸巨人眼睛一亮,旋即仰天哈哈大笑:“魔尊保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若将这些人类统统拿下,血池祭祀何愁不能完成!”当即把手一挥,目光炯炯地道:“左右将军听令!”

“是!”身后两名身材消瘦颀长的魔体士上前一步,双手抱拳。

“你二人各带10名魔体士,潜伏于此地三里之外,设法将那一队人类炼体士引诱进来,再将退路封死。嘿嘿,办成此事后,你俩各奖励天魔果一枚。”鬼脸巨人笑道。

二人大喜,心知那天魔果可是非同小可之物,服下一枚后对于炼体大有裨益,赶忙躬身谢过之后,彼此对视一笑,然后各自挑选十名精干魔体士,分成两路自洞穴大厅中悄声而出。

鬼脸巨人目送两队人马离去,眼神中寒光一闪,暗道:“哼!自从强占这里以来,总算钓来一条大鱼了,希望那两名仙师的修为不要太差,不然可就不好玩了!”

原来这鬼脸巨人乃是一名天魔,听命于某位魔尊大人的吩咐,带领四位将军以及百名魔体士,偷偷潜入此地,将占守的仙师和炼体士斩杀一空,借助血煞和灵石进行血池祭祀,研制某种可怕的魔物。

先前两只巡逻队都误入此地,被这鬼脸巨人擒下,变成了祭祀的血食了!

……

金若琳等人并不知洞穴深处聚集了如此多凶悍的魔体士,也不知道一张等待他们进入的大已悄悄张开,此时正排成一列,在照妖宝珠的庇护下,小心翼翼地往地底深处走去。

又前行了数里地,斩杀了零星的几名魔体士后,眼前的魔气似乎渐渐清澈,并隐约听到有女人高喊:“救命!救命啊!”

众人都是心头一凛,邢公子却转身咧嘴一笑:“嘻嘻,有女人喊救命啊!你们且先等在此地,让本公子上去看看。”说罢,摇着折扇,脚步如行云流水般前行,转眼间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张地,怎么办?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金若琳凑到张地跟前,悄悄问道,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透出一丝担忧。

张地眼睛一眯,灌注望气术往前望去,果然发觉眼前的魔气变得稀薄了许多,这似乎是一个比较反常的现象,为何外围魔气浓重,而越往里走去,反倒变得稀薄了呢?

难道里边有什么怪异之事?

这时,他心里那股不安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了,思量了片刻后,说道:“我肚子有点不舒服,让我去方便一下,回来再说!”说罢,掉头就往后闪,老驴头紧跟在他身畔。

“喂!你不是想跑吧?”金若琳眼睛一瞪,冲他喊道。

呼的一下,老驴头闪身回来,把她吓了一跳,就听张地的声音传来:“我把侍卫留下,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金若琳皱了皱眉头,还想跟过去瞧瞧,但老驴头健硕的身形堵在这里,仿佛一道墙似地把大家的退路都给封住了。她想了一想,估计张地是借口搞什么事情,既然老驴头堵在这里,那就不希望有人跟过去看,便只好作罢,但心中老大的疑惑。

张地跑出二十多丈后,忽然使出鬼魅步,再激发起脚上的穿云靴,身影快得犹如鬼魅,几下闪动就来到洞穴的一块石头旁,那只傀儡狗儿就蹲伏在这里,正狗眼闪闪地往前偷窥,不提防张地已经来到了身前,不禁吓得浑身一跳。

双目一瞪,张地两眼黑芒大盛,正是将望气术催动到了极致,那傀儡狗脑袋一歪,无声无息地栽倒在地,已是魂魄消散,变成了无主之物。

张地心头一喜,伸手将之拾起,打量一番后,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中。

原来他之前阅读过有关傀儡术的书籍,知道傀儡狗乃是其中最为弱小的一种,依靠埋藏其中的一缕魂魄进行一些跟踪和窥探的低级行为。而望气术具有神念攻击的特效,方才全力催动一望,果然将这只傀儡狗丝毫无损地收服了,怎不让他心头暗爽!

像他这种不小心踏上仙路的修仙者,特别缺乏修仙的指点和资源,一切都要靠自己悄悄摸索,此时能碰巧收服邢公子的傀儡狗,既能悄悄研究一番,对于神秘的傀儡术有更加实质性的掌握;又能借机拔掉邢公子的监视,可谓一箭双雕。

接下来他对着四周打量一番,不见有何异样,顿时眼神一凛,快速地从储物袋中取出幻杀阵的阵旗,依照布阵之法,将一枚枚阵旗插入地下,在十几丈的范围内布置下了幻杀阵。

做完了这些后,他四下检查一下,不见任何破绽,这才长出一口气,暗忖:“有这幻杀阵作为后手,我眼下修为大进,又有老驴头从旁协助,当初炼气期五层的郝仁都能被困在其中,这一次就算是筑基期高手也不怕了!”

想到这里,抬眼向洞穴深处望去,眼中杀机一闪,暗道:“邢公子,虽然不知你打得甚么主意,但谅你也逃不出这幻杀阵的威能吧?呵呵,不论怎样,咱们走着瞧吧!”

主意打定,顿时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许多,双手背负施施然地走了回去。(未完待续。)

武汉肛肠医院预约
诸暨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早泄费用
岳阳男科治疗方法
威海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