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逐月神姬 第9章 养伤

发布时间:2020-01-13 22:53:35

逐月神姬 第9章 养伤

陈思思靠在树干上,朦胧中眼前晃过这般怪异情景,使她误以为自己在做梦。

恍惚中她仿佛看到一只凶恶的巨猿在金光中化成雪白的粉面玉猴,那猴子长着圆圆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尾巴,两只灵动的大眼睛在粉色面颊上忽闪忽闪的,甚是可爱,好像绒毛玩具一样。

雪猴咿呀了一声,先前的愤怒一扫而空,两只小手撑在地上,冲着齐煜跪拜道:“谢谢齐少门主。”

被从巨猿的姿态解放出来后,罗娜顿时松了一口气,她为了打破单目鬼的鬼域囚笼不顾一切的在人流密集的商业区内化为了灵兽形态,打破了本门禁律。

可惜她还来不及施展法力救出陈思思,就被八极门前来降鬼的众弟子逮住,为首一人出手就给了她一记戒封,定住了她的大猿形态,并欲将她带回去治罪。

随后这些人因赶去协助齐煜降服八目鬼,罗娜才趁机逃出去,她和齐煜同时发现了陈思思,为了不让自己在人群中现形罪加一等,她只好暗中跟着他来到商场外围的绿化带。

“你太不谨慎了,罗娜!如果再被普通人看到你的兽形,你就等着回本门受罚去吧!”齐煜冷哼一声。

白猿跳起来,掐腰挥舞着小手说:“还说我呢!齐煜,你怎么看护思思的?竟然让她受这样的重伤?”

她跳到陈思思腿上,龇牙咧嘴的痛哭流涕:“思思亲……你疼不疼?快把我的小命都吓没了,我还以为你被那厉鬼给杀死了,呜呜呜……”

齐煜胸中郁结,这的确是他的错,即使陈思思现在不在他的保护范围内,他也不该把她一个人丢在商场楼梯间。他想当然的以为撇开她对自己的行动才比较方便,哪只却差点害她死于非命。

他压抑着心中的情绪,冷冷的说:“有空在这里哭你的主人,不如快点把她的伤治好,我不能在这里久留,我把她交给你了!”

白猿平地一蹬,顺着齐煜的裤腿溜到他肩上,近距离逼视着他:“等等!你也太无情了,思思这样你忍心丢下她一个人吗?难道你要像以前那样……”

闻言齐煜脸色徒的骇人起来,他侧过脸,双眸微眯:“罗娜,你情绪过于丰富了!按我说的把她的伤治好,我要去对付八目鬼,如果让安小琳死了,我会把这笔帐算到你头上!”

白猿吓了一跳,她知道安小琳已经入了八极门的新弟子名册,她可不敢阻挠他们救那个女人。

当下,白猿跳到陈思思身上,开始运起本门秘法为她疗伤。

思思感觉自己的伤口时不时撕扯着,痛得她想尖叫却喊不出来,她茫然的叫着齐煜的名字,睁开眼,却看到一只粉红色可爱面孔的猴子瞪着水汪汪的乌溜大眼看着她。

“真可爱……你是……”

“思思……”猴子抱着她嚎啕大哭。

接下来的几日,思思觉得自己时而昏迷时而清醒,身上的痛楚似乎逐渐减轻了,只是高热还没有退去。

她偶尔醒过来,发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家里,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罗娜呢?看到她鲜血淋漓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大惊失色?

思思想要呼唤她的闺蜜,张口却觉得火辣辣的干涩,喉咙仿佛快要冒烟了。

不一会儿,像是明白她的需求,有一丝甜甜的水泽渗入干裂的唇缝。思思睁开眼,看到小猴子一手举着水杯,一手拿着一根棉棒一点点专心致志的湿润着她的嘴唇。

这奇怪的场景在她的大脑中自动解读成她在做梦,还没有醒过来。

有时候她睁开眼,发觉这个梦特别长,她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半支撑起身,看到雪白的猴子站在高脚椅上在电脑键盘上一阵娴熟的敲击,五指甚为灵活。

“奇怪……到底思思是怎么了?”猴子自言自语着,对着屏幕若有所思,看得思思一阵寒意,她什么时候才能梦醒啊?

因为齐煜修炼的是日系的纯阳功法,不能将罗娜直接还原为真身,被施了惩戒的罗娜暂时丧失了化身法术,只能暂时维持小猴子的姿态。

但还好她的这一幼兽形态修为较高,除了不能像巨猿那样持有极高的武术修为,她可以像人类一样行动自如,还可以上查阅资料,最重要的是,只有这种形态才能施展功法来治愈陈思思的伤处。

三天后,思思终于烧退了清醒过来,惩戒的期限也到了,罗娜恢复了本来面目。

“思思亲,快点把这碗红枣桂圆羹喝了,看你都瘦成啥样了。”罗娜笑眯眯的举着碗碟像丫鬟一样伺候她的大小姐。

一切如常,陈思思望着干净整洁的室内,那只梦中忙前忙后的小猴子不见了,商场里发生的事仿佛是一场噩梦,她如今竟然模糊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罗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受的伤?”

陈思思扯开睡衣,看到自己胸前呈现一片浅浅的粉色,仿佛什么痕迹都没有,但是她明明觉得自己好像受过严重的撕裂伤,绝对不可能像这样毫发无损才对。

罗娜支支吾吾的笑了笑,“受伤?你好好的呀!只是高烧了三天三夜。”

罗娜决定把一切都推到齐煜身上,就语焉不详的说是齐煜把她送回来的,“思思亲,你可千万不要再想那个负心的男人了,如今人家身边有另一个女人呢!你看,你都病了那么久,他都没来看你,太没人性了,以后你可别再想他了哈!”

是吗?陈思思茫然的哦了一声,内心却越来越感到诡异。

是齐煜让她受伤的吗?还是……她脑子里猛然浮现出楼梯间的一幕恐怖情景。

思思神色一凛,真是头脑烧坏了,的撞了鬼,这一切怎么可能是真的呢?多半是她高烧时发的噩梦。

电视机开着,罗娜去洗碗了,陈思思坐到沙发前,百无聊赖的用遥控器换着台,忽然一则报道跳了出来:“2053年4月7日,整点为您播报,三日前发生在时代广场东麓的爆炸案确认为煤气管道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6人受伤……”

像有所感应般,思思的这时响了,齐煜的名字跳了出来,她的心脏猛地漏跳一拍,看了厨房里忙碌的罗娜一眼,便抓着回到自己房间。

“思思?你还好吗?”一接通齐煜低沉的声音就传入耳中。

陈思思深吸一口气,“我很好……”

齐煜的声音有些疲倦,“罗娜呢?”

“她在厨房,你要找她?”思思奇怪的问道。

“不,我只是问问你的情况。”

“为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那头变为沉默,“你到底对我隐瞒了什么?齐煜?”

“思思,你在爆炸事故中受到人流冲击,昏迷不醒,我担心你的状况,有没有去医院?”

陈思思轻笑一声,“别逗了,你担心我?齐煜,你怎么不担心你的新女友,我这个前女友对你没有任何意义了,就算我在爆炸事故中丧生也和你无关!”

永福县中医院怎么样
博兴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贵州白斑病十佳医院
烟台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三亚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