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十界主宰第六十三章言咒

发布时间:2020-01-21 22:33:39

十界主宰 第六十三章 言咒

叶飞话音一落,祖青檀三人皆是面目一怔,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地顺着他目光看去。

陡瞬间,空间波动浮起,三道身影缓缓浮现,两男一女。最中间是个鹤发童颜的老头,精神矍铄,一身金色符袍,乃是皇室术炼师团团长黄海明。

另一男子面庞方正,四五十岁的样子,不怒而威。四周人望其眼神,隐隐有一丝尊敬和谦恭,正是神风帝国皇帝杨业。

至于另一女子,却是轻纱遮面,虽看不清楚面容,但是身形婀娜,气质出尘,隐隐还给人一种雾影朦胧之感。

“陛下,黄大师,你们终于来了!”萧不归一见得三人,面色一喜,快步上前。如今局面复杂,龙象聂家,圣武殿堂,乃至神风帝国符修公会也牵涉其中,实在是棘手无比的。

“嗯!”杨业冲着萧不归点点头,旋即大有趣味地盯着叶飞看了起来,一脸惊异,笑哈哈道:“不错!我神风帝国俊杰辈出,没想到叶家这个小子如此出众!”

众人一听这话,也是大有深意地看了叶飞一眼。聂峥嵘以及圣武殿堂众人还被困在火阵之中,牵扯甚大,陛下却对罪魁祸首露出赞许言辞。其间意思,耐人寻味。

“哼!少废话!”叶飞却是面色一沉,对着神风帝国主宰者冷声道:“杨业,我问你,今日之事,你当如何善了?”

他竟然直呼神风帝国陛下名讳,四周人皆是冷汗直流,连老宰相萧不归也是一脸紧张。御林军统领萧不归立时站了出来,指着叶飞就大喝道:“大胆小子,陛下圣名你也敢轻呼,找死!”

他话音一落,一列黑铁甲士立时钻了出来,强弓硬弩,刀剑枪戢。一瞬间,四周寒意弥散。

叶飞冷笑一声,神色自若,竟然连看也不看乌青重一眼。祖青檀赵富川二人却是走到叶飞身边,横眉怒视身周众人。

杨业面色上的笑容未曾消散,喜怒不形于色,道:“小子,今日之事是你惹下的,该我问你如何善了才是!”

龙象聂家,圣武殿堂,符修公会,三方势力牵扯其中不说。叶家那里也不会处置,掌控神风帝国数十年的杨业,也觉得棘手起来,只能将皮球推到叶飞身上。

叶飞轻笑一声,淡淡道:“惹我者,都得死!待我符火将他等炼化成灰烬,就一了百了了!”

他话音刚刚落下,和尉迟炫争斗的左老却是再也禁不住,狠声道:“今日我家公子若是遭遇不测,你等在场之人都得死。”

赤裸裸的威胁言语,还有一丝无可奈何。分明便是狗急跳墙,日暮途穷之举。

叶飞不以为意,但是一旁其他人却是坐不住了。龙象聂家可是庞然大物,神风帝国这等属国确实承受不住对方怒火。他等人皆是一脸忌惮惶恐,对着叶飞的方向大声叫喝。

“叶飞,赶快住手,龙象聂家你惹不起!”

“该死!这小子要是惹了大祸,牵连到我等,那就糟糕了!”

“年轻人,消消气,有话好商量,千万别冲动啊!”

叶飞一脸淡然,半句话也没听在耳里。他甚有耐心,也不答话,却是大有趣味地盯着那荒火阵内的聂峥嵘等人,一个个火烧火燎,周身衣衫一片焦糊,头发眉毛也烧焦了大半,而一侧护持的光阵虚影晃动,眼看着就要崩溃!

“这位小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这阵法还是撤下吧!免得伤了和气,那可就不好了!”

杨业脸色渐渐阴沉下来,一旁皇家术炼师团团长黄海明却是走了过来,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伤了和气?”叶飞眉头一皱,都到这幅场面了,这老头居然还用这等虚言欺他,他丝毫不客气道:“本就没有和气可言。今日我若是放了他等人,日后还不知道会给我带来多少麻烦。想要撤下阵法,免谈!”

他话音一落,一道印诀掐了出来,那荒火阵势赫然间光华大放,威势勃发,灼热火气居然逸散而开,四周人齐齐后退。

聂峥嵘等人身周的光阵一瞬间碎裂而开,圣武殿堂的几位甲士立时支撑不住,身躯爆燃,一瞬间化为灰烬。

至于聂峥嵘叶楚然和李青山三人,却是联手,靠着李青山手中一面银色阵盘,凝出一道小型阵法,苦苦支撑!

四周人面色大骇,连祖青檀赵富川二人也是面色一变。原以为叶飞只是随口说些狠话,这番样子,似乎真的是要炼化聂峥嵘三人啊!

“哼!狂妄无知,区区符火也敢在我恩师面前放肆,找死!”

黄海明身旁女子冷哼一声,赫然踱步而出,纤手一个翻转,一只白玉短杖浮现而出,朝着虚空一点,嘴里却是轻喝道:“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陡瞬间,那荒火阵势四周波动一起,无数水汽氤氲而出,转瞬间就化为一片液流,朝着中央聚拢而去。

“言咒术!”

叶飞微微一愣,有些惊疑地看了面纱女子一眼。对方施展手段,看不出丝毫玄机,既非武道秘法,也不是符道印诀。单单就是清喝一声,居然玄机骤生。

面纱女子也是一脸诧异,美眸内尽是意外,没想到叶飞会看出她的手段。

“既然纳兰姑娘出手,寡人就不必担心了!”

杨业松了一口气,嘴里笑呵呵道。眼前那液流已然化为一汪池水,将那火阵围于其中。水灭火势,眨眼间应该就足以覆灭才是。

四周人一听这话,似乎也猜出了面纱女子的身份。黄海明关门弟子纳兰秋莎,整个帝国最为神秘的女子,比之她的老师皇家术炼师团团长黄海明还要神秘。

“哼!区区低级言咒术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真是狂妄无知!”叶飞冷哼一声,将纳兰秋莎刚才言语尽数奉还。旋即他凌空一挥,术炼晶炉悬浮身前,又一道印诀挥使而出,没入荒火阵势中。

下一刻,荒火阵势面貌大变,散逸而开,朝着四周水汪烧灼而去。

一副不可思议的场景出现了,那火势居然附着在水流之上,猛烈燃烧起来。

“噼里啪啦!”隐然还有一道道炸裂声,荒火阵势中央的聂峥嵘三人,虽然压力大减。但是眼前水火交融之势,超出常理,骇然不已。

“这怎么可能?”纳兰秋莎一脸不可思议,她的言咒术召出来的水流可不是寻常液流,其内夹杂水属性天地元气,区区符火应该早就镇压下来才是。

“这是什么火焰?”黄海明也是一脸震惊,眼眸内终于动容起来,盯着荒火不可思议道:“明明只是符火之形,居然有天地真火之势。无物不燃,这怎么可能呢?”

他是何等人物,皇家术炼师团团长,整个神风帝国唯一的开元境符王。居然露出如此惊诧姿态来,其他人只觉得脑袋发晕,难以置信地盯着叶飞。

祖青檀和赵富川二人也是回过神来,之前对叶飞很有信心,根本没怎么关注那火势。这下子听了黄海明的言语,下意识地窥探而去,面色更是大变。

这火势和当日叶飞施展出的烈火真焰差不多的,其形其势都大差不离,但是威力居然会如此厉害,实在是难以想象。

“该死!”

左老一听这话,再也忍不下去,炼气境武尊强大实力一瞬间爆发到极致,轰开尉迟炫,朝着火阵扑击而去。

“哼哼!现在才想出手,你不觉得迟了嘛?”

叶飞冷哼一声,这左老乃是六阶符尊,比之尉迟炫高了一个等阶。之前看似斗得旗鼓相当,其实对方有所留手。这下子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总算狗急跳墙了。

他话音还未落下,左老已经钻入火势当中。炼气境符尊气势勃发,挥手之下,狂风四起,妄图将四周火焰扇击而开。

叶飞冷冷一笑,赵祖二人以及黄海明纳兰秋莎却是面色一变。风助火势,左老这番作为,看似威风凛凛,刚猛不凡,实则触不可及。

果不其然,火势一个蒸腾,陡然膨胀,旋即急剧收缩,一瞬间就将左老卷入其中。

烈火烧灼,叶楚然李青山等人苦苦抵挡的火焰,对于左老却是没有多大妨碍。他毕竟是炼气境武尊,叶飞的符火虽有荒印加持,但是威力还是差了不少。

不过就是如此,左老也无可奈何,在火海中几番翻腾,毫无办法。最后无可奈何,撑开真气护罩,将聂峥嵘三人包裹其中,才堪堪逃了出来。

只是那火势还在滚滚燃烧,在场众人皆是骇然一片,难以置信。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手段居然如此了不得。连炼气境武尊都无可奈何,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火焰有些蹊跷,根本不是天地真火,是那印诀的问题吧!”

纳兰秋莎这时候才恍然起来,对着叶飞冷冷质问道。

叶飞淡淡一笑,根本不答话。看了看身旁楚楚可人的萧灵儿,话锋一转,对着老宰相萧不归道:“就这等废物也想迎娶灵儿姑娘,宰相大人心可真够狠啊!”

众人一听这话,一下子恍然起来。叶飞刚才出场和萧灵儿甚是亲昵,联想到今日之事,想来是阻止聂峥嵘提亲。

对方这下子灰头土脸,连家族派来的武尊高手都奈何不得叶飞,肯定没脸再提亲了。

原本觉得今日之事难以善了,不好处置的杨业却是眼神一亮,笑呵呵道:“真不愧是天穹书院首席弟子,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灵儿可是书院双娇之一,这下子看来确实是男才女貌啊!”

杨业话音刚落,四周人皆是面色大变,一时间难以置信。聂家今日要当众提亲,早就听说他要亲自做媒。如此言语,置聂家脸面于何处?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口碑
台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南京哪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西安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石家庄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