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苍龙至尊 第一百九十三章 识破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5:45

苍龙至尊 第一百九十三章 识破

誓言,在普通人看來几乎沒有什么约束力,不过就是用來骗人的玩意,每天不知道要发出多少,但是天道大誓却和普通的誓言有着本质的区别,它乃是修士之间最为高深莫测的誓言,

普通的誓言,对于逆天改命的修炼者來说,同样沒有什么约束,但是天道大誓则不一样,它会烙印在天地规则之中,一旦发誓者违背誓言,誓言便会应验,使发出天道大誓之人遭受天道的反噬,无论是什么境界的修炼者,都是无法规避反噬带來的伤害,最多减轻而已,

这种誓言,对于修炼者來说,就如同悬在头顶的利剑一样,时刻提醒着你要遵守誓言之中的约定,

像今天封万里所发的这种天道大誓,一旦违反,修为永不寸进,天诛地灭,乃是最为恶毒的一种,所以,在他话音刚落,所有人便是相信了他所说的话,

因为即使他有办法削弱誓言带给他的伤害,但是,违背誓言所带來的反噬,总能被这些老奸巨猾的同级高手察觉到,

“付尚,你说是不是你在背后捣鬼,”封万里将目光一瞥,看向了不远处的未央城城主付尚道,

“封万里,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如果得到了界心,还会在这里和你们扯皮,早就回到未央城开启护城大阵了,那时候,就算你们人数再多一倍,我又有何惧之,”付尚满腹怨气的说道,

“哼,不是你,那便是血岩谷的诸位,别人,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出手伏杀我傀阴宗少宗主,”封万里寒声道,

“封万里,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这里可不是我血岩谷的势力范围,想要在茫茫人海中追杀一个外來者,在场可就只有一方势力才能做到吧,”血岩谷大长老石达一开口,便是将所有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

听闻石达含沙射影的话,付尚也是反唇相讥道:“谁知道你们血岩谷是不是有意在这里故布迷阵,然后派其他高手前去截杀了封文斌,这种把戏,血岩谷可是行家啊,”

“好,你既然这么说,有种我们双方都发下天道大誓,你,敢不敢,”石达指着付尚,威势凛然的逼问道,

他自问这件事情绝对和己方沒有任何关系,并且,心底也是认为被付尚当了枪使,肯定是付尚派人暗中得到了那枚界心,但却在这里装模作样,

对于石达的逼问,付尚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他可是知道自己曾经为了以防万一,做了两手准备,派儿子付文清暗中盯着封文斌,极有可能歪打正着,现在那界心落到了自己儿子的手中,

“哼,天道大誓本身对于修炼者就有一定的约束作用,就算我发现誓言,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对于我以后的突破肯定会存在一些影响,你们老了这辈子已经突破无望,发不发誓言都一样,所以就想要毁我前程,果然用心险恶,”付尚冷哼一声道,

“大家都看到了,事实胜于雄辩,这幕后黑手是谁,便不用我多言了吧,”石达继续挑拨道,

不过在场的诸人早就过了热血上涌便是干的年纪,知道付尚所说也存在一定的道理

苍龙至尊  第一百九十三章 识破

,一下子便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就在这时,那原本怒火中烧的封万里突然脸色一变,道:“我已经大致确定我儿遇害的方位,究竟是谁在搞鬼,我们一探便知,”

话音刚落,封万里一挥手,带着血战之后,仅存不到四分之一的傀阴宗高手便是飞驰而去,那血岩三老与司徒海等人对视一眼之后也是连忙跟了上去,显然对于这敢虎口拔牙的家伙也是十分感兴趣,

见到其他人都已经离去,付尚随手招來一名半步武宗境界的高手道:“等会儿看我的眼色,一旦出现情况,你就带人拼死护送少爷回城,知道吗,”

“少爷,少爷不是沒有和我们出來嘛,”这名半步武宗强者有些疑惑的问道,

“等会你就能见到他了,记住,看我的眼神行事,我们也快点跟上去,”说着,附上便是腾空而去,带领着城主府的大部人马向着已经仅剩下一片黑点的诸人追去,

......

“老三,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看着一脸凄惨模样的老三,付文清脸若寒霜的问道,

他知道,以封文斌此刻的虚弱状态,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废掉巅峰武尊境界的老三,一定是有外人介入了,

“呜呜,西...藏...撸”

由于舌头被割断,修为又被废掉,老三只能含糊不清的说道,努力的想要指出张宇,可是却依旧无能为力,

看着不断从口里涌血的老三,付文清这才发现老三的舌头也是被连根斩断,已经完全沦为一个废人,

“好狠,是谁,有种你给我出來,”付文清如同暴怒之中的狮子一般,朝着森林怒吼道,但是除了回声,却是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马上你就能见到我了,不要着急,”暗中敛息观察情况的张宇心底默默的说道,

通过墨尘的感应,张宇知道,此刻付文清三人一个巅峰武尊,两个中级武尊,但是,付文清那身体之中散发出的特有雷霆之力,使得他比那巅峰武尊还要难缠,正面对战的话,就算是张宇也沒任何把握能够将之强杀,

“配合小黑的话,应该有六成的把握将他们全灭,但万一他手中有什么威力恐怖的武器的话,结果就难以预料了,要不直接让我出手得了,”墨尘提醒道,

如果墨尘出手的话,自然很容易便是能够将他们击杀,但是一方面张宇想要亲自复仇,另一方面,墨尘的灵魂力量來之不易,不能够轻易挥霍,对于这些他能够独立解决的事情,还是不要麻烦师傅墨尘的好,

“现在他们的戒备之心极重,暂时不要出手,”

“嗯,明白,”

看着不断向四周巡视的付文清三人,张宇的敛息诀也是施展到了极致,如同猎豹一般向着他们悄悄的行去,等待着扑向猎物的最佳时机,

“咱们三个距离不要太远,那人既然能够这么快击杀老三,老四,实力必然极强,最有可能是巅峰武尊境界的高手,因为境界低了,不是他们的对手,境界高了,便是不会躲躲藏藏了,咱们几个只要不分开,那便不会给对手以可乘之机,”付文清机警的说道,

“是,”其余两人齐声应道,

看着几乎形影不离的三人,张宇也是有些无奈,这样下去,就算僵持一夜,自己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而且,等天亮的话,失去夜色的遮掩,自己更是沒有把握能够直面三人,

“看來,只有兵行险招了,”张宇心底暗暗的说道,随即便是放缓了自己的脚步,脚步落地之声,几乎都轻不可闻,

“咚,”

一声清响,瞬间便是吸引住付文清等人的目光,各种招式接连向着那发出声响的地方狂轰乱炸而去,眨眼的功夫,那里便是被夷为了平地,

“少爷,仅仅是一头铁刺獾猪罢了,”看着地上被轰炸之后,地上残存的钢刺,一名随从毫不在意的说道,

闻言,其余两人也是送了一口气,回转了身形,便是打算向另外一个方向探去,

“嗤,”

就在这时,一道利剑泛着寒芒,向着付尚的脖颈划去,那丝丝彻骨的凉意,几乎将他的皮肤崩裂,

“铛,”

千钧一发之际,付文清手中随时待命的雷锤狠狠的轰击在了那柄利剑之上,沉重的打击使得那剑刃的方向有了极大的偏移,仅仅将付文清的肩膀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可惜,”看着那侥幸逃脱一命的付文清,张宇心底暗叹一声,便是抽身欲退,

“原來是你,”

接着黯淡的月光,付文清还是看清楚了张宇的面庞,忍不住失声道,

任他想破头皮,也绝对想不到,这个在他眼里不过是蝼蚁一般的角色,竟然有着如此强劲的实力,不仅击杀了巅峰武尊境界的老三,还使得自己胆战心惊这么长时间,

“给我杀了他,”短暂的失神之后,付文清立刻便是命令道,手中的重锤携带着风雷之音,压爆四周的空气,向着张宇当头轰下,

“铛,”

金铁交击之声响起,张宇被那刚猛无比的力道震得连连后退,感觉到虎口处传來的阵阵撕裂感,张宇也是暗暗心惊,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作茧自缚,”张宇轻声呢喃道,他也是沒有想到,被自己拍卖出去的风雷锤到了付文清的手中竟然能够发挥出如此可怕的威力,这一锤之威,绝对不逊色于任何巅峰武尊高手,

“原來这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捣鬼,两次都让你从我手中逃脱,这下,你绝对不会再有逃走的机会了,给我死吧,”

“雷狱降临,”

付文清认出敌手是张宇之后,脸上也是闪过一抹狰狞之色,仰天怒吼一声,再次施展出了自己的雷系绝学,将整片天地都是化为了无尽的雷霆地狱,

通化治疗男科方法
通化治疗男科费用
通化治疗男科医院
通化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通化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