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梦修纪 第二百零八章 醉意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3:10

梦修纪 第二百零八章 醉意

天色渐晚,星光暗淡,景天镇的街道上,稀稀疏疏的商户燃起了灯。

灵川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转过身,望着景羽山所在的方位,慢慢倒着后退......

“哎呦,没长眼啊你!”

一个衣饰张扬的中年男子,正面撞上了灵川的后背,怀中的酒葫芦掉到了街上,酒水洒了些许。

他弯身捡起酒葫芦,骂骂咧咧。

“sorry,不不,对不起......”灵川回过身,面向中年男子,双目无神。

“对不起有个屁用!能让这洒的酒回来,还是能让我心里舒坦一些?”中年男子见灵川衣衫破旧,面露鄙夷。

“是......是!说对不起一点用都没有!不说了,我不该说......”

灵川摇了摇头,想起自己先前对咕噜说了那么多句对不起,其实毫无作用。

“喂,这样就想走啊?”中年男子伸手按住了灵川的肩,又嫌弃地甩了甩手。

“我还能做些什么?”

“赔我酒!”

“我身上没有元石......除了赔你酒,还有别的办法,能让你心里感觉舒坦些吗?”

“我这一壶酒值十块元石,你一条命能值这么些钱吗?看你这病怏怏的模样就来气,哪能舒坦!真是晦气。”

“要不,要不你打我吧!照死里打,别憋着,只要你觉得心里舒坦就好。什么都做不了,堵在心里太难受了。”

“你个顽囚,脑子有病啊!”中年男子说着,向后退了一步。

“你顾忌什么?看不顺眼就揍我啊!”

“真是个贱骨头!”中年男子怒气冲冲,一拳击向灵川的胸膛。

“哎呦,哎呦!”

灵川巍然不动,对方却惨叫着甩起了手。他的修为已经直逼化根之境,身体犹如钢筋铁骨一般,寻常人哪能伤得了他。

“是我疏忽了,你这样伤不了我,用这个,照脑袋砸!”从路边捡起一块石头,递了上去。

“你......你是做什么的?要,要干嘛?”中年男子惊得干咽了口唾液。

“你管我是做什么的,你打就行!给你,快动手吧!不要顾忌,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不不不,我不崇尚暴力,不能动手打人......”中年男子讪讪发笑,慢慢后退。

“你怕什么!打我啊!”灵川提气发声,声震云霄。

“救命啊、杀人啦!”

中年男子扔下酒葫芦,转身就跑。

“喂喂,别跑啊!”灵川捡起酒葫芦,看着匆忙奔逃的身影,喃喃自语,“你怕什么?为什么要顾忌那么多.....”

他形单影只地站在街道上,不知该去往何处,只能继续向前晃荡。

不多时,眼前出现了一家酒馆,灯火通明,灵川掂了掂手中的酒葫芦,走了进去。

“客官,要来点什么?”

一个年纪不大,脸蛋圆圆的伙计迎了上来。

“随便来些下酒菜。”灵川迟疑了片刻后,开口说道。

“好嘞!”伙计拖着长音喊了一声,转过身,小声嘀咕,“第一次见来酒馆喝酒还自己带酒的。”

灵川装作没有听到,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一声响雷过后,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景天镇数里外,十几个身着夜行衣的男子匆匆穿梭在树林中,动作迅疾,看起来并非等闲之辈。

从他们行进的方向来看,目的地正是景天镇!

灵川并没有运转灵种炼化酒气,几碗酒下肚,脑袋有了晕晕沉沉的感觉。

阴玄灵根受到酒水的催动,主动招引阴属灵气,慢慢聚集在灵川周身,令他附近的温度越来越低。

“咕噜,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灵川紧紧攥着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咕噜是构成八方通天阵的关键一环,若想要既维持阵法又能带走咕噜,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替代之物!

但是,找寻一个可以与遮天神兽相提并论之物,定然极难,可能需要很久、很久......

屋外的雨水越来越急,遮挡了人的视线,朦朦胧胧。

“客官,我们要打烊了。”伙计站到灵川身侧,不自己地打了个寒颤,小声开口,语气还算和善。

“好好好,我这就走,不用送了。”灵川回过头,冲着伙计一脸傻笑。

伙计有些不知所措的撇了撇嘴,“四个小菜,一共两块小元石。”

桌面上有水,灵川手上一滑,身子向一侧歪去。

伙计手疾眼快,上前扶着,随即又急忙松开了手,“好凉!客官,你身上为什么这么凉,不会是生病了吧?”

“生病?我可不能生病......”

“客官,你......你不会是没钱吧?”

“哎?你咋知道我没钱。”

“没钱的人治不起病,所以不能生病。”

“哈哈,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的确没钱。”灵川有了醉意,一把抱住伙计,大笑不止,笑着、笑着啜泣了起来......口齿有些不清,“灵川,你真是个废物、胆小鬼!他救了你那么多次......你呢!你就这样把他扔在那!你算个什么东西......”

“客官、客官,不可以......”伙计面色涨红,推也不是、抱也不是,手不知道该放到哪里。

“什么不可以!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废物,是个胆小鬼!”

“没......我可没这么说!不就是两块小元石嘛,没有就算了,我家掌柜人很好,又不会难为你。”

“你家掌柜人好,你也是个好人!”灵川左抱了右抱,突然抓住伙计的双臂,直视着伙计,“不过,我可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

“你......你要做什么?”灵川用力稍大,伙计疼得有些哆嗦。

“客官,这是作甚?”这时,一个身着黑布长衫的老者从后堂跑了进来,“小马可是做了什么糊涂事,得罪了你?”

“掌柜的,他......他没钱付账。”

“我还当什么事呢?谁还没个不便的时候,一点酒菜,权当是招呼客官了。”老者爽朗开口,轻轻的拨开灵川的双手,把伙计拉了过来。

“不,我不能白吃!我,我找找......”

灵川翻了包裹,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最后从怀了搜出了一颗丹药,“给!用这个来结账......呕!”他说话快了些,干呕了一声。

“丹药?”老者疑惑的接过,凑到鼻尖闻了闻,“这......这是合气丹!疗伤圣品啊!”老者有些见识,认出了丹药,惊声喊道。

灵修界普通的疗伤丹药,在寻常人眼中却是圣品。

“够抵饭钱了吧?”

“一枚合气丹,少说也得几十块中等元石。这一顿饭,才......才两块小元石,使不得、使不得......”老者的目光在丹药上挪不开,却推脱不受。

“使不得?欠债还钱,我没钱,就拿这个抵了,有什么使不得的?”

“谢过客官,谢过客官!有了这枚合气丹,我屋里那位的病情就能好转了!”

老者有一老伴,久病卧床。医师曾说,合气丹当有效果,可他一直苦寻不得,没想到这样一位连饭前都付不起的少年,竟然直接拿合气丹送人。

“这是真的吗?”小伙计伸着脖子打量,小声嘀咕。

“你懂什么?这丹药浑圆气纯,闻之便精神一震,如何有假?”掌柜喝了一声,转而冲着灵川说道,“小伙计不懂事,你别见怪。”

“既然能抵饭钱,那我也不欠你什么了,就此别过!”

灵川拱了拱告辞,迈了两步,又折返回来。

掌柜正端详着丹药,见灵川走回,急忙说道:“我观客官有些眼生,应是外乡人,今晚雨大,若是客官暂无安身之所,不如在小店......”

灵川似是没有听到掌柜的话,自顾的拿起桌上的酒葫芦,“差点忘了,这酒不是你们店的。”说着端起酒葫芦,’咕咚咕咚’的直往喉咙里倒。

一斤多酒,全部下了肚,随后打了个嗝,满嘴的酒气.....

他体内酒水充盈,阴属之气过于旺盛,周身气息有些紊乱,脸色愈加难看。

“客官?”掌柜被灵川喝酒的架势给吓到了,小声问道,“客官,你可还好!”

“啊~”

灵川突然后仰,伸出双臂,大喊一声,阴玄灵根瞬间气息大绽,竟腹中的阴属之气吸了个干干净净。

他周身积聚的灵气涌向双掌,直冲向云霄......

饶阳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大同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最好的妇科医院
南昌男科医院哪家好
玉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