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深圳警察槍擊民警遭刀捅腹后槍擊所長再自殺

发布时间:2019-11-09 10:08:32

深圳警察枪击:民警遭刀捅腹后枪击所长再自杀

这是一宗罕见的两警涉枪血案,却也是一个难以厘清行凶者和被害者的悲剧:民警吴乾春扣动扳机、了结领导及自己性命之前,副所长杨旭曾将刀插入其腹部怎样的恨才会如此以死相拼但引发两警同室操戈的直接原因,只是一个未及时做出的信访回复为压制抬头的发案率,深圳警方发起“秋季攻势“严打行动,全警上路、破案率都有指标要求其间上级部门将一宗公交失窃的信访投诉转交罗湖公交派出所,案件虽然很快告破,但因未及时回复投诉人,杨旭当晚以领导身份训斥吴乾春据南都了解,当时吴已四天未入家门杨旭,28岁,一个月前竞聘担任该所副所长,踌躇满志;吴乾春,54岁,再过六年即可退休的基层老民警他们的死,不单是两个家庭之痛,也是留给正试图让城市更安全的警队的血色印记副所长孩子方半岁9月18日深夜,在“9 13”血案中离世的杨旭的母亲和妻子,瘫坐在地,更多由内蒙古、河南等地赶来的家属,围在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政委梁伟利四周讨说法,这天是杨旭和吴乾春的头七事发后,杨旭夫妻双方的家属,均从外地赶到深圳,10多名家属被暂时安置在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附近的商务酒店,分局政委梁伟利代表警方负责安抚原本意气风发的副所长,在办公室血案中黯然离世,杨旭妈妈抱住梁伟利的腿,嚎啕大哭杨旭的妻子张萍(化名)一度瘫倒在地,后又哭泣称,“你留下孤儿寡母,谁来保护我们”六个多月前,在某航空公司做空姐的张萍刚刚生完孩子由于家属情绪非常激动,警方特意安排急救医生到酒店驻守上任月余仅回家几天9月19日凌晨时分,家属们聚集在酒店大堂,头扎白色孝布,拉起白色横幅,称杨旭死得太冤一直在苦等消息的家属,希望警方尽快公布调查结果,让死者安息事实上,一个由深圳市公安局组成的专案组正在展开调查,省公安厅也派员指导办案杨旭的家属称,在8月初走马上任罗湖公交派出所副所长之后,杨旭一直很忙,几名家属称其上任的一个多月里,只回家了几天事发当日下午五六点钟左右,杨旭还打回家,说晚上要回家谁知道,杨旭已永远无法回家与杨旭家属相比,吴乾春的家属却一直保持低调,知情人透露说,其与妻子育有一女女儿尚在深圳念大学,警方也派人安抚其家属两个家庭截然不同的反应,或许与案情有关:案发现场只有一支属于吴乾春的配枪,而两人都因头部致命枪伤死亡现场证据和一般分析都指向吴持枪先杀上司,而后畏罪自杀,即杨为被害者,吴为行凶者而现场留下的带血弯刀和吴身上的刀伤,或许只是吴开枪自杀前,试探性自杀动作所留下的伤痕刀刺吴乾春并拿电警棍但正是这把带血弯刀,令这宗案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案发后,大批警察赶往现场取证调查,弯刀由谁持有,以及吴乾春腹部刀伤由谁刺出,都是重组该案的重要部分9月18日深夜,在杨旭家属的苦苦逼问之下,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政委梁伟利公布了专案组的初步调查情况,南都在现场目击了这一幕梁伟利当晚的措辞颇为谨慎:出事的两名民警,都是优秀的民警事发之后警方对此案一直保持关注,早些时候,他从专案组获取了案件的初步调查结论,因此代为向家属转达梁伟利援引专案组的初步调查称,案发当晚,两人因工作关系发生矛盾,杨旭持刀刺向吴乾春,后又拿出电警棍,其间吴乾春开枪打死上司,随后自杀他也颇为肯定地说,案发当晚是杨旭先持刀刺向吴乾春,吴其后扣动扳机打死杨旭警方:多重证据支撑结论对于梁伟利转达的初步调查结果,杨旭家人当即表示无法接受因为在此案中,两名死者在案件中是何种角色,将直接影响到案件的定性,以及身后名誉和后续赔偿梁伟利当晚向家属通报情况时强调称,此案最先是由杨旭动了刀伤了人,对于吴乾春的自杀,他则描述为,“畏罪自杀”在通报现场,杨旭的家属对通报结果发出质疑一名家属称,既然定性是杨旭是先动刀,那吴乾春就是正当防卫了,为何还要称畏罪自杀梁伟利表示,即便是正当防卫,可能也存在防卫过当的情况梁伟利称,专案组将会接待家属,将相关证据提供给家属,对家属们提出的疑问也会一一解答梁伟利表示,做出这一结论前,警方进行了详细的调查,警方在现场提取了手枪扳机上的指纹,对弹头上残留的死者D N A也进行了检验,并精确计算了开枪时两人之间的距离等案发经过杨先拔刀吴先举枪仍未确认一名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向南都详细描述了案发经过,据其称,两人在房间内共处的时间大约为20分钟,案发时并没有第三人在场两人因为工作矛盾,最终发生激烈争吵副所长杨旭的抽屉里放了一把弯刀,目前已有证人证实这把弯刀是杨旭所有尸检证据显示,在杨旭的右手虎口处,留有一个并不引人注意的伤痕,该伤痕符合他握刀姿势产生的伤痕南都获悉,吴乾春的右手肘关节处与腹部均有刀伤,尤其是腹部有两道直插进入的伤口但这名人士表示,杨旭只捅了一刀,刀先是刺到吴乾春的右手肘关节,吴乾春用手去抓刀,刀锋再往前,直中其腹部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向南都还原了两人互搏的细节:杨旭抄起抽屉中的弯刀直刺过去,造成吴的右臂伤痕,但弯刀继续刺向吴的腹部,在此过程中,吴已经右手持枪半举,且已上膛,见刀刺来,一度用手握枪格挡但至于一瞬间是杨先拔刀还是吴先举枪,仍未确认此后弯刀留在吴的身上,当杨旭试图转身拿电警棍时,吴开枪射击,击中杨旭太阳穴,吴乾春上前查看杨旭,发现杨旭死亡后,随后开枪自杀据了解,血案现场只开了两枪,均由吴击发两警并无私怨 疑工作误会酿悲剧吴乾春值班时签收信访函,后被杨旭批评回复超期,或由此起争执54岁的吴乾春举枪射向28岁的杨旭后,随即举枪饮弹自尽两人共事不长,生活也并无交集,案发当天,一个负责破案,一个只负责坐班,有何深仇大恨竟要动刀动枪据内部人士透露,两人之前并无矛盾,初始的纠纷是由一桩非常简单的信访事件而起值班时签收投诉函28岁的杨旭,2006年从中国刑警学院毕业后加入深圳警队,在职期间还攻读了研究生今年7月他通过内部竞聘提拔为副科长,8月初前往罗湖公交派出所任副所长一职54岁的老民警吴乾春,在公交公安系统内工作已经多年,6年后方可顺利退休在案发当晚,杨旭以值班领导身份在派出所值守,吴乾春在接警台处值班,并不负责出警内部人士向南都证实,事发当天上午,在杨旭的带领下,所里打掉了一个扒窃团伙,当日下午5时许,杨旭将嫌疑人送看守所后返回所里继续值班根据常规推断,两名民警虽然有上下级关系,但杨旭刚刚到任一个多月时间,两人共事不长案发当天,一个负责破案,一个只负责坐班,有何深仇大恨竟要动刀动枪(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向南都透露,两人矛盾由一桩非常简单的信访事件而起据悉,此前有一市民在公交车上丢失,报警之后,对民警的接警态度有意见,因此向警方投诉信访此事公交分局接到这一投诉后,下发了函件到辖区的罗湖公交派出所,这一函件由值班的吴乾春签收,但吴乾春既非被投诉人,也不负责处理此事,仅因为值班的关系签收了函件回复超期招致批评由于该宗投诉涉及到案件部分,而副所长杨旭分管案件侦破,因此由杨旭负责处理这一投诉接到投诉后,杨旭也安排人跟进此事,并成功将投诉人的追回到此,信访事件差不多已圆满解决,但根据程序,警方需要在规定的期限内向投诉人作出回复这名人士表示,按照划分,杨旭需要安排人去作回复,但是杨旭可能误以为,此函件由吴乾春签收,就应该由他去回复事发当天,距离回复的最后日期已经超期两天,杨旭可能将超期的记在吴乾春的头上,将吴乾春叫到办公室进行训斥,吴乾春很可能不服批评,两人此后发生争吵、冲突,最终导致血案发生南都此前曾从进入现场的急救医生处获悉,事发后,民警吴乾春的身下压着一沓文件,并沾染血迹这名人士向南都证实,这一沓文件正是事关这一信访案件据了解,专案组排查了多种情况确定两人并无私人恩怨,是因为此事引发的矛盾但是如同着火一样,各种条件具备,一下子就爆了警察升职渠道狭窄“不管原因是什么,现在死的都是我们的战友,这让大家非常心痛,心理上受到打击”深圳警方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察则说,他从警20余年,这件事情看似偶然,但可能也有其必然诱因一线警察普遍存在两个心理压力:一为工作压力超大,二为晋升渠道狭窄,而回归到该起悲剧,这两重诱因都可在两人争执间找到痕迹来自深圳警队一线的观点称,晋升空间狭窄是基层民警的最大烦恼之一,很多从专业院校毕业10年的民警都无法晋升罗湖公交派出所的一宋姓警官称,80后年轻仔杨旭和50后老警察吴乾春本没有什么交集,杨旭用了6年时间当上副科级实职领导但吴乾春从警27年,虽早已享受正科级待遇,但一直没有实职,根据深圳警方晋升序列规定,37岁还没有实职的警员,以后只能走警员序列,可能会享受副科、正科或者副处待遇,但基本没机会获得实职任命“只能说他们俩都太认真了,杨旭年轻气盛,吴乾春心理失衡”宋警官表示“深圳两万多警察,副局级干部20多个,处级干部400多个,科级干部2000多个,位置就这么多,每年退休、调离的就这么点”这名警员称,这使得很多人深感前途渺茫基层民警超负荷运转作为深圳警队的一员,工作压力大是大家普遍认同的一点“长期处于这样的压力下,身体处于亚健康,精神高度紧张一旦处理不当,一点点矛盾,最终也会成为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一名警龄超过10年的龙华新区警员表示,罗湖公交派出所内的枪案震动深圳警界,但更多的是引起民警的理解和同情这名警员表示,深圳常驻人口与流动人口严重倒挂,致使警力严重缺乏,这使得民警长期处于超负荷工作状态“机关单位的民警,都要上街巡逻、备勤,我们派出所一线就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一名派出所副所长称,每年各项硬性考核指标都必须完成,而这些考核往往存在不合理之处“比如我们地区没有吸贩毒的,怎么完成硬性规定的任务”,他称,每到年底,只好硬着头皮去其他地区抓人,甚至通过兄弟单位,协调一些指标完成任务生活不规律、没有休息保障、个人问题难以解决,一名宝安民警称,只要进入了公安队伍,就意味着“生活被工作绑架”,几乎没有个人业余时间和私人生活,使得整个生活毫无质量可言法律交锋是否防卫过当 要看动作先后吴乾春被杨旭捅伤,而杨旭被吴乾春枪击死亡谁应担负主要对此,深圳两名律师认为其中应存在防卫问题,但是否过当需要具体分析,这其中存在几种可能性场景而动作先后排序,对定性很重要,并关系到接下来的善后问题推断1吴拔枪→杨挥刀捅伤吴→吴开枪杀杨→吴自杀广东省律师协会刑事辩护委员会委员、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欧湘富认为,依此种案情发展方向,是存在防卫情节的,但可能涉嫌防卫过当他说,具体要分析现场细节,当时吴拔了枪,是否用枪托攻击,是否已经上膛,是否真的危及到杨旭生命都是要考虑到的而杨旭是一刀刺中吴腹部内脏要害部位,这样分析,即使认定正当防卫,那么也是防卫过当对此,深圳市政协委员、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刘辉也持有相同观点推断2杨挥刀捅伤吴→吴开枪打死杨→吴自杀欧湘富分析称,吴乾春中刀后拔枪射中杨旭头部致其死亡,这里面存在正当防卫可能,但现在的情况是一击毙命,也应该存在防卫过当的问题,因为超过了必要限度他说,因为头部是要害部位,这一枪上去是足以致命的但对这种可能刘辉则提供了不同的法律意见:吴乾春的还击应该属于正当防卫,并不存在过当,因为当时危急情况下,其腹部要害部位中刀而作出本能还击,并不会考虑射击什么地方,而其如果不反击,就可能因腹部伤势导致丧失反抗能力对于是否为正当防卫,两位律师均表示,认定需要分析具体情况,看具体适当性和平衡性刘辉说,正当防卫的认定一直广受争议,要看面对行凶时是不是必要,是不是别无选择来认定,当然细节很重要还原吴乾春他是一个温和的人吴乾春生于1958年,1985年入警,至今从警27年,一直是基层民警,再坚持几年就可脱下警服享受退休时光,但随着9月13日晚间的冲动之举,这名老警官的生命戛然而止“他是个很认真的人,人缘不错,没见他很暴躁”齐警官现在罗湖公安分局工作,曾和吴乾春共事过三年时间他说,一开始了解到吴乾春开枪杀人的消息后他非常震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察则称,吴乾春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对工作也很负责除此之外,罗湖公交派出所一名巡防员也表示,吴乾春给人的印象比较温和,不像那种鲁莽暴躁之人

腹泻能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