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神煌 一一八六 已经晚了

发布时间:2019-09-26 01:36:33

神煌 一一八六 已经晚了

此时就在距离御书房两万丈,无尽的黑雾红光中

徐福负手身后,驻足虚空脸上似笑非笑,看着前方远处

那里一个人影屹立,拦住了他的去路而此时身后,也同样有一道危险无比的灵念,锁住了他的元神

就仿佛一头正在猎食的猛兽,只需他有半点动弹,就会扑击而至

不过徐福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淡然处之

而如此姿态,也令对面那人讶然从黑雾中行出,赫然正是清玄道人:“观你情形,似乎并不意外?”

“该说是正在意料之中!”

徐弗首:“自徐福决意助乾皇陛下一臂之力时,就已然有所料到,想到清玄与太黄两位道君,必有此问”

“哦?真不愧是蓬莱散人,料算无疑呢——”

那太黄道君亦是信步走出雾中,眸光微闪道:“那么徐道友,想来也必知晓,我二人来此,所为何事?”

不经意间,已与清玄前后挟制呼应将徐福能利用的空间,压缩到了极致

此时哪怕二人,此时所用是身外化身,也同样被十二镇国铜人压制眼前这徐福,也绝无从他们面前逃生的可能

不过徐福,却不答反问:“二位道友所用,可是一气化三清的法门?这等身外化身,乃二位元魂本体分化若是在此灰灰,虽不影响你二人本体,然而要想恢复,也极艰难,多少有些妨碍之处可对?”

清玄闻言一怔,这个徐福,到底想说什么

却听后者又是一笑:“我劝二位道友,还是及早退走为佳若是慢了,说不定有什么不测之祸”

话至此时,清玄太黄不禁是面面相觑,更觉不解疑惑

太黄摇了摇头,懒得深究其意他这具化身,虽非本体,却有本身六成之能

损耗之后,虽说麻烦不小然而除非是李别雪真准备与他二人翻脸为敌,否则无论有什么样的变故,都能应付

可既然伤不到他们本体,那么除非李别雪疯了,才会向这两具化身下手

“这些废话就勿用说了道友你只需解释清楚,那李别雪毁弃前约,到底是为何事你徐福,又是怎生被宗守说动即可——”

“二位道兄当真明察秋毫!那李别雪所谋,徐福之所以返回云界,确是关系同一件事物可使李别雪成道,亦可使我徐福解开秦皇禁术”

当说到此处时,清玄徐福二人的神情,都微微一振

能使李别雪成道

神煌  一一八六 已经晚了

?到底是何神宝,此时在宗守的手中么?

徐福却又语音一转微微一笑:“只是二位道友,只怕是无有机会了再不走,就真是为时已晚”

又‘唔’了一声,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远处:“是已经晚了!”

旁人难以察觉,然而他与秦皇真灵之间却有着特殊的感应

此时清晰可觉,那十二镇国铜人的秦皇真灵印记,正被悄然替代,抹去——

其实他对于出卖宗守,倒没什么心理负担然而他为人处事之道,就是尽量站在胜者身旁

而无论是大乾,还是苍生道,此时都如晨曦朝阳

最后的关键,那敖坤绝不会为一个出卖自己义弟之人,抹消秦皇咒印——

所以今日他如何回答清玄太黄,也早已注定

清玄目透愠色,已是微微生恼

随即就望见了天空,无数的浩荡白光,冲入到了这九天十地阴脉屠灵阵中

先是愕然,清玄随即就又面色一变

徐福也同样透出了讶色:“这是,九玄归藏问神雷?”

一时之间,是神情大变事前绝不曾想,会有这等样的变数

九玄归藏问神雷拷问心神,应气而发,是至境之劫中,最危险的一种劫雷

本身无威,可一旦爆发,即便似他徐福,也绝无渡劫的可能

人皆有气,气由心生神明聚亿万人心力,掌握的神力,实质就是‘气’之一种而一国王者,所拥王道之气,其实也是类似一国之势,结合人心意念生成

心正之人,常年行善,故此正气堂皇浩荡,萦绕人之感恩善念心恶之人,做了恶事,被人怨恨,自然也是戾气煞怨缠身而好色贪鄙之人,则邪气萦绕

九玄归藏问神雷说是拷问心神,然而只要渡劫之时,把心念收束为一,就自可规避

可这周身气机却不行,所以从无人能硬接九玄归藏问神雷,而安然无恙

这世间,也绝不能存在至善,至恶,至狂,至邪之人

然而九玄归藏问神雷劫,乃是天地间,最少间的劫雷之一只有极特殊的情况,才会引动

这朱子,为何却能操控?而且如此声势浩大?

“此非是真正九玄归藏问神雷,只神似而已!”

太黄摇头,陷入了凝思:“我早年曾听这朱子亲口说起,要仿造这种雷劫造一雷法,可惩恶扬善心善者生,心恶者亡使人人行善,则可复上古三代之治难道还真被他弄成了?”

“怎么可能!”

清玄冷哂:“里面还是有九玄归藏问神雷的底子,也不知这朱子到底是从何处收集再结合他那半吊子的雷法,聚合生成的怪物只能活世间至善之人,即便是他朱子,接下此雷,也未必就能安然无恙”

嘿然一笑,清玄的神情,却是愈发的不屑:“这位倒真是煞费苦心!只因圣君身有恶煞,才会死于九玄归藏问神雷只因死于九玄归藏问神雷,所以宗守,绝非是真正圣人,亦非圣君故此理教一脉,依然是天地正统所以今日,这宗守非死不可——”

徐福面色,本是忽青忽白可一瞬之后,却又忽的心中微动,想起了在秦皇墓中自己曾经见宗守,招出的那头黑色麒麟

与那黑白法相结合之后,可谓是尽驱邪煞,所过之地,全数净化

那时情景,令他印象深刻,

“黑白麒麟么?或者——”

徐改中一定,眸中再次恢复淡然笑意信手取出一团灵液,抹在了目前

然而就见两万丈之外,一团纯白洁净的王气,冲入云霄龙吟凤鸣,有如仙乐

>,.

长沙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长沙治疗宫颈炎方法
长沙治疗宫颈炎费用
长沙治疗宫颈炎医院
长沙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