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观星者遗忘之城 正文 一、故人来(1)

发布时间:2019-12-05 08:14:25

观星者遗忘之城 正文 一、故人来(1)

林宇非慢慢地睁开眼睛,但是没有动。

并不完全因为是刚才那个梦的原因,只是他很久以前养成的习惯。他从记事起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些贫血,起床急了会眼前发黑甚至昏倒。虽然长年修炼之后早已没有那样的问题,但是习惯早已经养成。当然,还有另一个小小的原因。

完全清醒之后,他又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三、二、一!”然后一声怒吼准时从楼下传上来,钻透门缝直接刺入耳中:“林宇非,起床了!!”

这个声音其实很好听,如果换正常语调的话,总会让人眼前泛起一个清新可爱的少女模样,事实上这个声音的主人也确实符合这个形象。可是刚才这一声吼带着一股母狮子的气势,即便林宇非早有准备,还是被吓得身子一颤,一个鲤鱼打挺蹦将起来,赶紧下楼。他可不想刚才这一声在耳边再来一次。

于是乎,在短短三分钟内,穿戴整齐的林宇非迅速的出现在餐桌旁边,安静的吃着早已摆放在那里的早餐,仿佛他不是刚刚过来,而是早已坐在那里一样。

可惜这番做法并不能得到那个人的认同。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碗冒着热气的稀饭重重的砸在林宇非手边,飞溅出来的几滴烫得他手一缩。几秒钟后,餐桌的对面多了一个人。

齐耳的短发,清秀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白衬衫牛仔裤,胸前却挂着素白的围裙。这一身的主人此刻并没有开吃,而是气鼓鼓地瞪着林宇非:“你要不要每天都把时间算那么准才行啊!早起十分钟会死吗?不是说你们老板已经对你有意见了吗,再这样你不怕被开了啊!就算你不怕饿死也要考虑一下你老妹我的生活问题啊!对了,你这么快下来别又没有叠被子吧?告诉你我的假期可就只有两天了,别指望我再给你收拾了,我还要收拾我上学的东西呢……”

林宇非很理智地没有回嘴,而是用最快的速度消灭着眼前的早餐。五分钟后他打断了对面女孩机枪扫射一般的唠叨:“我吃饱了!”然后迅速的起身穿衣换鞋。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和你说最好现在上去把被子叠了!”女孩继续不依不饶,林宇非却是八风不动。他飞快地穿好鞋拉开门,再次打断了女孩的滔滔不绝:“被子我回来再叠。赶紧吃饭吧。知道的说你是我妹妹,不知道的还当你是我老妈嘞!”然后飞快的关上门,把即将到来的怒吼关在门里。

是的,里面那个是他的妹妹林艺霏,也是他如今唯一的亲人。十二岁时他的父母在一次事故中去世,初中还没有毕业的他不得不担起了照顾妹妹的。十几年的苦熬,加上周围人们的扶助,总算是支持了下来。随着生活渐渐稳定,再加上林宇非到了能打工的年纪,生活总算是好转了一些。如今的他靠着自己的勤奋,终于通过了成人高考拿了个大学学历,也在县里的一家建筑公司有了固定的职位,算是稳定了下来。不过就如他那个唠叨的妹妹所说,对人际关系并不擅长的他,如今的工作也不是十拿九稳,所以他也并非真的不在乎迟到。

然而,老天爷似乎就喜欢拿倒霉人开涮,他那辆二手山地车的车胎又瘪了;急匆匆跑到公交站,只赶上吃公交的尾气,而下一趟还得等半小时;他家所在的地方又很偏僻,连出租车都看不到一辆。看看表,迟到简直是注定了。

林宇非无奈地叹了口气,前后看了看。这时候确实是比较迟了,上班的高峰已经过去,大街上空荡荡的看不到人。他深呼吸几次,用极低的声音喃喃道:“管他呢,应该没有人能看见。赌一把吧!”

这时候忽然有一声轻笑在耳边响起,转瞬即逝。林宇非悚然回头,大街上仍然空空荡荡,没有人影。“做贼心虚啊。”他哀叹一声,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身形闪动。呼吸之间,他已经到了里许之外的街口。

这是他的秘密,连老妹林艺霏也不曾知晓。当初教导他的那个人曾经极其严厉的叮嘱他,在获得许可前绝对不能使用。

这样一截一截地赶路,速度甚至快过坐公交。总算在到点之前赶到了自己上班的工地附近,看看表,时间还差两分钟。“又是踩着点进门啊,”他咕哝一声,用回正常的方式,快步走进了工地。工地的大门在他身后合上,所以他没有看到,工地对面的一个角落里,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风衣,用连衣帽套着头的男人闪出来。他看着大门顶上“云山县第一建筑公司云景小区项目部”的横幅,轻轻笑了一声,然后身形微微一闪,转眼不见。

下午六点。

林宇非放下手里的仪器,转身坐在旁边的木床上

,呈葛优瘫状躺倒,狠狠地伸了个懒腰。作为工地的测量员兼质检员,他每天都要带着仪器在工地的几栋楼上来回跑,基本一圈下来,就快下班了。时间快要入冬,这个点工人都在收拾下班,办公室里其它人都走光了,就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也不管形象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准备稍微瘫一下,然后收拾回家。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然后门开了,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探进头来。

“小林,还不回家啊?他们可都走了!”

“知道了,胡大爷,这就收拾走啦!”林宇非赶紧起身。这位是工地的看门老头,他来催的话就说明工人都已经走光,自己走了他就能关门了,“我把仪器收拾一下,马上就走。”

“那你可快点啊,”老头满意地应了声,退了出去。林宇非再没有迟疑,手脚麻利地将仪器放好,刚准备转身,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就走了胡大爷,”林宇非一边应声一边回过头来,然后愣了一下。

门开了,但是没人进来,他走到门口看,门外也没有人。此时天色已经黑下来,门口的夜灯已经亮了,胡老头打着手电的身影在几十米外的楼门口晃悠。除此以外,灯光之内再没有人影。

没有风,而且刚才确实有人敲门。从床边到门口也不过两三秒的时间而已,而门口灯光下至少二十米范围内,没有任何遮蔽物。林宇非愣了片刻,开始警觉起来。这时候,他听到了一丝细微的声音。

一般人对这种声音是不会有反应的,因为这声音和即将到来的东西几乎是同时,常人根本无从反应。但是常年苦练的人是能辨别的,因为这是比较尖锐的物体在空气中急速飞行的声音!

林宇非下意识地伸手侧头,将来物抓在手里。那是一根长约一米的细钢筋,看上去就是从这个工地的废料堆里捡来的。他第一时间向钢筋的来路看去,正好看到工地大门外的暗处,有一个黑影一闪即逝。

林宇非没有迟疑,顺手带上办公室门,身形闪动,已经站到了大门外的路边。然而就是这片刻的耽搁,马路上已经恢复了正常。云山县是个小城市,工地所处又很偏僻,工人散尽,路上便只有零散的行人。偶尔会有汽车闪过,但是刚才那个黑影,显然已经将自己很好地隐藏起来了。

“这边。”

就在林宇非摇了摇头,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这个声音很低,林宇非借着十几年苦修才勉强听到,同一时间从他身边经过的两个年轻人就显然没有反应。林宇非愣了一下,循着声音的方向,以正常的步伐走到路对面的一个阴暗处,然后轻盈地跳到屋顶,飞快地越过几排平房,落在了房屋后面的小树林里。就在他落地的瞬间,前面几十步远的草丛里一道黑影轻盈的越出,无声地向前疾奔。不过这次,他显然没有隐藏自己的意思,只是保持着一道直线,飞速向前。

林宇非暗道一声果然,然后也不再顾忌,稍稍停顿一下,悄然给自己加持了些许微风,速度陡然加快,直追上去。云山县依山而建,背后是太行山脉的一个小小的支脉,前面则只有一座山头,当地人叫做小云山,满山都是树林,晚上向来无人进入。两人一前一后,去向的正是小云山。

那人的速度奇快无比,夜色中林宇非也没了顾忌,放开了速度全力追赶。短短两三分钟时间,两道身影跨越了十几里的距离,已经到了小云山山顶。眼见那道身影在山顶的一处废弃的小院停下,林宇非也放慢速度,来到那人身后。

这里是小云山上唯一的建筑。原来是一座小道观,据说建国初期还有几个道士,不过现在已经废弃很久了。道观的屋顶早已经剩下了一个空架子,四周的土围墙也倒得不像样,已经完全看不出墙的形状,看上去倒像是几个土堆。院里杂草有半人多高,四周零零散散的有几株老榆树,都有一人合抱粗细,现在正值入冬时节,树和草都只剩下了干枝。那人没理会跟上来的林宇非,只是信步走到一株老榆树前,伸手在树干上摸了几把,这才回过头来。林宇非这才发现他手里多了几块干枯的树皮。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掌心有电光闪了几闪,树皮便自己烧了起来,照亮了那人的脸。

四川护理职业学院附属医院
河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
贵阳的癫痫医院有哪些
南昌专业癫痫病中医院
云南看妇科的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