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租金高漲逼退終南山隱士官方稱因清違建

发布时间:2020-01-17 03:06:18

租金高涨逼退终南山隐士? 官方称因清违建

终南山“隐士”搭建的房屋

近日,一篇名为《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的文章将颇具神秘感的终南山“隐士”引入了公众的视野文章称,目前不少终南山“隐士”因为房租和生活成本高涨,纷纷选择下山北京青年报调查发现,“隐士”们的下山,租金或许并不是主要原因,更重要的是,针对近期当地对于终南山上的违章建筑进行清理,导致很多住在违建中的“隐士”们“重返红尘”

房租高涨逼退“隐士”

近日,一篇名为《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公众号文章走红络文中提到,不少早年进入终南山生活的“隐士”们因为房租和生活成本高涨,“不堪重负,纷纷选择下山,离开终南山”

文中提到,由于终南山有“天下修道,终南为冠”的美名,相传姜子牙、张良、孙思邈、陶渊明、王维等历史名人都曾隐居于此近几年,更是吸引了众多山外的民众慕名前来隐居于此

不过,山中住所有限,所以最近出现了供不应求,价格水涨船高的现象一位早年隐居终南山读书、摄影、种菜的姑娘小楠,因为租借的小院年租金从400元涨到2万,不堪重负,不得不回城找工作

据小楠介绍,早年终南山的房租行情大多为一年数百至数千元不等,偶有上万现在很多土坯房一般为年付,需1.5万至2万元,甚至出现有屋主要求租客一次付清5年10万租金不仅房租,吃穿用度也比以前贵了很多据统计,在山上居住一年连带房租年花费至少需要3至4万

澄清

下山系清理整治违建

然而,对于公众号文章中所说的房租高涨逼退“隐士”的情况,西安长安区政协委员、长安区道教协会秘书长梁兴扬坐不住了

“近期,传终南山‘隐士’因租金上涨离开秦岭,引发民关注,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梁兴扬因为工作的原因,对终南山“隐士”的生存状况颇为熟悉12月26日,他在微博上表示,导致“隐士”们纷纷下山的并不是因为租金高涨,而是因为“秦岭近期一直在进行违章建筑整治和环境保护”

梁兴扬告诉北青报,从地理位置上讲,终南山一般是指西安南面40公里处的终南山山峰和与之相邻的东西上百公里内的秦岭北部,不少“隐士”都选择居住在西安长安区境内的天子峪和大峪等山间村落里“住在哪儿的都有,有住山上小庙里的,有租住村民老房子的,也有自己搭窝棚和木屋的,甚至有直接找个山洞就住进去的”

“不少‘隐士’在终南山里租住的是没有合法手续的违章建筑,一方面影响环境,另一方面还存在很多的安全隐患,所以当地近期组织了一系列的违章建筑和环境保护的治理行动,不少‘隐士’没了住的地方,自然就下山了”梁兴扬说

讲述

不少人下山都去了南方

今年8月初,“隐士”圈小有名气的“终南草堂”因为部分建筑属于违章建筑遭到了拆除草堂工作人员刘女士告诉北青报,2008年创始人张剑峰上山租住大峪村民的房子,之后又逐渐搭建起来五六间木屋,接待一些有上山居住意愿的人,草堂拆除后大家都下了山

“大峪这边之前是‘隐士’比较集中的区域,开始治理以后,这边不少不合规的房子都被拆掉了,人是少了很多”刘女士告诉北青报,“现在的终南山温度动辄零下好几度,除了山顶上还住了些没拆到的人,其他不少‘隐士’都下山去南方了11月就开始下雪了,要在山上过冬只能储藏过冬的食物,喝水得化雪水,还不容易烧开”

另一位来自广东的90后“隐士”木原(化名)今年8月中旬也因为自己搭建的棚屋被拆下了山“现在已经回到广东工作了,我在山上待了两年左右,主要就是想过一下清净的日子”对于自己山上隐居的原因和目前的生活状况,木原并不愿意多说,回想起隐居的日子,木原表示每天的主要内容就是挑水、种地、晒太阳、喝茶和阅读“山上的日子比山下是慢很多,但是也并不是那么舒服,尤其是冬天,半夜经常被冻醒”

回应

秦岭办称违建清理一直在进行

北青报随即致电了西安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据秦岭办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虽然该办对“隐士”这一群体没有特别的了解,但是对秦岭违建的清理行动一直都在进行中

“我们从今年7月底开始就一直在进行违规建筑的清理行动,一方面是秦岭北麓的违规别墅的拆除,目前已经基本完成了;另一方面就是秦岭中散落的一些违章建筑,我们联合各区县和部门经常进行巡逻,一旦发现违章建筑自然是要拆除的”该工作人员表示

“隐士”们“怡然自得”的山居生活,在梁兴扬和秦岭办的工作人员看来处处都是安全隐患

梁兴扬告诉北青报,很多“隐士”自己搭建的窝棚一方面从建筑的安全性来说就不合规,“深山里生存条件相对恶劣,不少‘隐士’都是独居,一旦出现意外求救都很困难”另一方面在山中没有水电,不少“隐士”只能自己生火“生炭火容易造成一氧化碳中毒,生火的话还可能造成火灾,山里秋冬很干燥,过去几乎每年都有火灾发生”

秦岭办工作人员也对北青报表达了相似的忧虑,但他同时无奈地表示,违章建筑的清理必然会是一个长期的行动“因为很多违建是我们这一次清理了,过几天他们又回来建”

乱象

终南山“隐士”圈鱼龙混杂

“现在终南山很冷,不要去,更重要的是终南山的‘山民’里存在一些坏人”今年年初已经下山的太清(化名)告诫向他咨询上山事宜的太清还在山上时是“隐士”圈中较为活跃的一员,经常在各大终南山隐居贴吧里回应寻找山居住所的帖子在“隐士”圈,大家往往并不以“隐士”自居,“山民”是更加公认的说法

梁兴民对“隐士”圈的看法与太清有着相似之处,在微博中,梁兴民抛出了“终南山‘隐士’成分复杂,有假僧假道,有无业游民,更有犯罪分子隐匿其中”的言论梁兴民对北青报进一步解释道,这些“隐士”中有一部分是真的有所追求的,还有一部分是逃避生活和追求新奇体验的,另外还有一些打着隐居旗号塑造自己“高僧”“大师”身份行骗的不法分子“隐居本身没有问题,但是违法违规行为肯定是不允许的”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7年,西安市民钱女士来到秦岭山内想寻找一位“大师”给她破解近来的诸多不顺,在山上她碰到了一位范道长,范道长给钱女士把脉诊察,还用易经八卦找病方范道长先是带着钱女士远赴新疆购买雪莲“调理身体”,又让钱女士陆续转账40余万元破解“财劫”直到拿到钱的范道长突然失联,钱女士才发现被骗钱女士报警后不久范某被警方抓获,据范某表示,自己略懂些中医常识,又读了些国学书籍,便在山上给人“算卦”,见钱女士比较相信他,便打起骗钱的主意近日,范某被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依法批准逮捕

文/本报李涛实习生李卓雅

供图/视觉中国

【相关报道】

那个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来了

作者:都市旅人的壹默了然

若论国内的第一隐居圣地,那非陕西的终南山莫属了

前几日,壹默听说,早年隐居终南山读书摄影种菜的小楠姑娘,因为租借的小院年租金从400涨到2万,不堪重负

,不得不回城来找工作了

都说北上广房租涨得太快,可小楠认为,这几年涨得最快的,其实是终南山的“隐士房”由于来隐居的人实在太多了,几年来,山里的土坯房普遍暴涨了几十倍

很多人对去终南山隐居都非常向往,以为那里的房子是这样的:

其实,它远看是这样的:

走近一看,大多是这样的:

想象和现实之间,总是隔着不止100个北京到上海的距离

房租猛涨导致很多隐士住不起下山,小楠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01

终南山有种独特的吸引力,吸引着很多像小楠一样有终南山情结的人

从地理位置上说,终南山指的即是西安南面40公里处的终南山山峰,也指与之相邻的东西上百公里内的山峦,即秦岭的最北端

图片来源:国家地理中文

“天下修道,终南为冠”,自古以来,终南山就是修行圣地,是道教主流全真派发扬圣地喜欢金庸小说的人一定记得“终南山下,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

终南山对佛教的意义同样重要,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中,五大派的祖庭在终南山,即三论宗、净土宗、华严宗、律宗和唯识宗

相传姜子牙、张良、孙思邈、陶渊明、王维等历史名人都曾隐居于此,由此奠定了它隐居第一山的地位

除了悠久的历史,作为修行胜地,好风水也必不可少

秦岭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这独特的地理位置让终南山四季分明,秋天很凉爽,夏天不太热,并且山中水源充沛,野果繁茂,适宜居住

环境优美,历史悠久,再加上说不清道不明的“灵气”加持,终南山成了很多人隐居修行的不二选择

02

2015年,一对西安80后夫妻隐居终南山开医馆的故事,引起了关注

他们就是周杰夫妇一开始夫妻俩是为了给父亲治病,后来得到了高人传授医术,于是在终南山一处的半山腰上,租了一座二层楼房的小院子,既当作一家人的住所,又当作“如是医庵”,给山民治病分文不收

周杰夫妇在终南山的居所

据当时媒体报道,夫妻俩在城里有生意,足以支撑山里的开支再说早年进山修行的住房成本并不高,山里的生活成本也低,很多东西可以自给自足

小楠就是在那一波的前一年,因为情场失意进而导致职场不顺,万念俱灰选择去终南山隐居的

她在终南山过了两年逍遥日子后,越来越多的人纷沓而至,打破了往日的平静

如今终南山本地居民早已搬下山,山上住的全是外地隐居者,据说,登记的和没登记的加起来不少于30000人

原本无人问津之地,变成了炙手可热,住所供不应求,价格也被市场推着水涨船高

小楠介绍说,往年终南山的房租行情大多为一年数百至数千元不等,偶有上万现在很多土坯房一般为年付,需1万5至2万元,甚至出现有屋主要求租客一次付清5年10万租金

不仅房租,吃穿用度也比以前贵了很多据统计,普通修行者, 连带房租年花费怎么也得万而一些奢侈的伪修行者,年花费或超10万

早年间,修行者嫌租房贵的话,还可以自己搭一个草房现在当地加强了对于违规建筑的管制力度,已经不允许在终南山上私自修建房屋了

高昂的费用,和想象中云淡风轻、烟火不沾的隐士生活相去太远导致很多像小楠一样财力不济的人,不堪重负,纷纷选择下山,离开终南山

小楠感慨地说,哪里有什么诗和远方,不过是靠钱撑着罢了

修行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知道那对夫妻,至今是不是依然在终南山行医问药

03

其实,自古以来,终南山就不乏沽名钓誉者

古代文人墨客,因为时运不济,生不逢时,空有一身才华与抱负无处施展,所以他们大多会选择在靠近皇城的终南山上修行,期待朝廷有朝一日能够重用自己

终南山是他们的暂避之处,是他们进入官场的跳板这就是所谓的“终南捷径”修行为假,为尘世的荣华富贵是真

当然,在古代,终南山也不乏一些“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士大夫如今,它仍然是全国乃至全世界为数不多的,还住着一些真隐士的地方

除此之外,来终南山居住的,更多的是以下三类人

1、逃避现实社会,不敢面对生活的人

现实生活中遇到一些困难,面对各种纷扰,很多人想逃避,去没有人的净土,于是”问道终南山“

其实,这是他们假想的清净 现实中,山里并没有那样舒服

首先,山里的饮水、种地、劈柴等问题都需要考虑比如要走一两小时山路去背水,晚上需要走夜路上厕所,还需要自己开垦荒地,种植一些农作物,否则基本无法在山中生活

其次,山里无WiFi无应酬,也没有人可以说话,需要忍受终日的孤寂和冬天的寒冷

还有安全问题,因为隐居的地方都比较偏僻,加上是独居,潜在危险并不少

那些所谓的美妙,你不克服一些困难没法享受只有心无杂念的修行者才能在山中常住,他们能很圆融地处理各种问题

2、寻求新玩法的有钱人

有些有钱人,大鱼大肉吃腻了,花花世界玩腻了,就想着要修炼什么心境了,跑到钟南山来摆脱城市的浮躁喧嚣

其实,这是另外一种炫耀

当然,山中空气清新,山泉清澈,养生环境极好,能让人暂时放下烦恼,体验自在宁静的感觉

而且在大山中独居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没有人我是非,这个时候更利于对自己心性的醒觉

3、投机倒把,另辟蹊径想要赚钱的人

很多商家也看到了这里的商机,一些“隐修培训班”应运而生这些培训班主要是教别人如何快速的成为一个合格的修士,并且能够稳定的在终南山上生活下来

还有一些投机取巧的人,他们假扮隐士,骗取一些游客的钱财

世外桃源,精神家园,从来就没有那么简单

04

有个做媒体的前辈,几年前踏访终南山,采访了几个终南山隐居者

去年他也隐居到了福建龙潭古镇,不知道是不是发现那里更安静,物价更便宜呢

每个人的生活中,其实都有两座终南山一座是有形的,它是风景;另一座是无形的终南山,根植内心

古人云:“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隐,与其说是一种行为,不如说是一种心态对于城市中的人来说,有勇气在世俗里活着,懂得欣赏,看淡红尘,无论入山不入山,都是修行人

这次终南山的房价猛涨,某种程度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意义,帮助一些内心不坚定的人,了解到社会现实,并重新踏入社会,积极入世

也许,从小楠决心选择下山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成功了一大步

来源:北京青年报、视觉中国

枣庄治疗白癜风费用
子宫内膜炎怎么治疗
小孩发烧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