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至尊天下之未知世界 第四十九章 逃离这石林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4:38

至尊天下之未知世界 第四十九章 逃离这石林

喝!星奇再次暴发出崔灿的银白真气,又一次踢飞了几只红蚁,身体急速向后退去。

狂暴的红潮接踵而来,星奇就如一银色的xiǎo帆在红潮的摧动下,向后荡扬划行着,随时有着覆灭的危机。

咔察察,周围的xiǎo石山都被这红潮,一座座给撕裂开来,蚁群一层接一层叠加着向星奇猛盖了过来,锋利的血口分秘着绿色的液体滴滴的掉落在地,腐蚀着地面冒着丝丝黑烟。

等着就是这个机会,星奇两脚已被开了几道口子,鲜红的血水更加刺激了这群红蚁,但星奇如浑然不觉般,身体向后退了几步的星奇快速向后一块还没有被红潮淹没的石山一diǎn。

咔察察!石山碎裂开来,星奇却高高的飘飞而起,再在着刚才几只被自己踢飞的红蚁身上轻diǎn了几下,飘落到一座几十米的石山上。

虽还没有逃出红潮的范围,在着星奇的计划内,这已足够了。

在最后快要被血色红蚁淹埋之时,星奇想到的自己唯一的活路就是在空中,至少要二十多米高,这红蚁再多也攻击不到自己,自己就可以乘魂兽白云鹤逃离。

咔察察!几十米的石山在红蚁的撕咬下,快速的崩溃般着并向下沉。星奇急速的冲到了石山dǐng端,随着口中默默念着什么,肩上那只白云鹤魂兽的纹路亮了起来。

“吟!”一声清脆的鹤鸣,一只丈大的白云鹤展翅而出,一个人影闪到了鹤背,白云鹤急速的向着远处飞去。

“喝!”星奇在高高的从石山上飘起时,随手暴射一剑,一道五米的银芒劈向了石山。

“轰轰轰!”石山崩塌横倒而下。星奇在发出这剑后,已跃上的白云鹤身上。

白云鹤立马展翅高飞,星奇一刻都不在想呆在这,鬼知道还会不会蹦出其它恐怖的群居魂兽呢,这血色蚁潮也差diǎn让自己尸骨不存。

站在白云鹤上,看着下面红色的海浪般的蚁潮,星奇脸上虚汗淋漓,虽然以前听过,但见到和亲身感受才知道这血色红蚁的真正恐怖。

想着这里还可能有一只强体型暴大无比的强大的王级魂兽,星奇心悚不已,快速的促催着白云鹤远离这里,直到了一个二十多里的山谷才停下,扎营休息,养伤,星奇打算在这多停留几天,好好养伤。

在星奇与血色红蚁开战之时,青香谷外谷,一个一米七的青年来到了星奇住的地方,看到大门依然锁着,满脸的笑容也没了。

这个便是星奇练药时,找地方修练去的肖可,肖可现在也算得上是个英俊的xiǎo伙子,两只手上的肌肉显出古铜色的光泽,脸也黑了许多,但却更具男人味了。

从其刚才开心的笑容就可以知道,肖可这次回来肯定是有所突破了。

肖可自己从与星奇相处以来,星奇的刻苦和毅力深深的鼓励与刺激着其,而星奇的天赋是他望项莫及的,特别第二次采药中,星奇力战三星魂兽双翼虎,给肖可的冲击可谓是惊涛核浪。

自己与星奇进到青香谷时的实力可是差不多,但是一年之后,竟然相差如此甚远,肖可相信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后天的勤奋也是星奇实力增长的重要原因,星奇在这一年刻苦修行,肖可自己可是亲眼见证的。

当星奇一拳轰飞双翼虎的画片不可磨灭的印入肖可脑海时,肖可就决定要回去苦修,要比着平时更加的刻苦,星奇练剑一xiǎo时,自己就练两xiǎo时,三xiǎo时,肖可就不信,自己比着星奇几位的努力,会追不上星奇的步伐。

在回去之时,星奇还给了肖可两份药粉,并告诉肖可这可以改变体质,使其修练更快,肖可当场就试用了,效果的作用惊蒙了肖可。

肖可在得到这药相助后,回去苦修的想法更强,但是回去的不久,星奇再次找到他要他帮星奇采药,修练的想法很诱人,还得向后推了。

这次肖可为了静心修练,特回到老家附近的一个山谷,修行了一年多,突破了三星斗师,斗气还相当的稳定,而其的魂兽在得到筑基丹的改造后,竟比其实力提升还要快,都已经是四星魂兽,这让着肖可兴奋了好几天。

实力大增之后的肖可,这不一回来就想找星奇诉説,但是星奇的不在让其兴奋降低了许多,好东西当然希望与朋友共享。

其实肖可不知道的是,他的魂兽斑奇牛是一各种进化晋升最慢的魂兽,上千年才难得有一次晋升的机会,最主要的还是斑奇牛体内杂质太多,魂力的增长,在魂核不晋升下,只有储存在身体内,所以斑奇牛是很好的肉盾魂兽。

而肖可的斑奇牛已上千年没有晋级了,筑基丹改变了其体质,自己上千年积累的魂力,还有通过契约,肖可源源不断输过的斗气,让其在很快的时间内晋升到了四星魂兽。

“这不是肖可吗?来找星奇的?”贺束答应过星奇,要是经常到他住的地方,看到肖可告诉肖可,星奇他不在,让肖可不用等星奇。

贺束这斯是在看到五百金币面上,每天才到这来打个转,自己住处离这也不远,当然不会拒绝星奇这diǎnxiǎo麻烦了。

不过贺束这厮好长段时间都没有等到肖可的到来,都以为肖可不会来了,正当贺束郁闷这事何时是个头时,没想到这正巧遇到了肖可。

“咦!贺队长,你竟然成了巡卫队队长了?”肖可装出一丝的惊奇,看着贺束这斯穿着巡卫队和紫袍,紫袍上还有个太阳,表明这斯现在是个队长了。

这斯能在巡卫队混得人模狗样,肖可并不意外,以前在凶残xiǎo队的时候可是对这斯的能力很是了解。

“怎么,我这身行头还行吧,我什么才华,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的。嘿嘿,”贺束得意的道,也不怕闪了舌头。

“我还以为你就不认识了你们以前的大队长呢,怎么样,一起去喝杯吧,我幸幸劳苦苦把你们培养出来,又带着你们采药,可不容易,你都还没有请我喝杯酒呢。”贺束这斯丑态又露出来了。

肖可知道自己和这厮扯话,十个自己都不是其对手,要是星奇的话,还可以跟他比划比划,肖可diǎn了diǎn头,自己已是三星斗师的高手了,这diǎnxiǎo钱还是有的,而况这厮还以大义压自己,没得法。

肖可跟着贺束这斯走去,本来肖可请客的,肖可应在前带路,贺束这斯怕肖客领自己随便上一xiǎo店,那怎么行,自己难得宰到这些凶残xiǎo队的成员,而且自己每天都住这跑,还不是为了等他,请客这diǎnxiǎo意思,当然要去家大diǎn的酒馆了,贺束完全忘了是星奇给了他五百金币他才答应这事的。

不过想到凶残xiǎo队,贺束这斯的心理又不是滋味,这xiǎo队给他带来了荣誉,还有大量的财富,却培养出了一队忘恩负义的家伙。

对凶残xiǎo队一次性就把两年任务交清,很让他恼火,自己努力的培养他们出来,只能压榨一次的收获,自己容易吗,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了肖可,当然得让其大出diǎn血。

唉!不过另外想想,贺束不得不叹口气,自己带出的xiǎo队太强了,个个不是省油的灯,今天看这肖可,自己就感受到其强大的斗气

,恐怕是两星斗师了。

当然这其中定然有着自己先前的教导,要没有自己这名师之前的勉励,这凶残xiǎo队成员,哪会知道生活的不易,当然自己更应该从肖可身上榨diǎn油水出来。

肖可跟着贺束,来到了这区内最好的一家酒馆,看着前面走路一晃一摆的贺束,肖可只能在心理骂着,丫的,你够狠,难怪你邀请原xiǎo队成员加入你的巡卫队,大家想都没想就一致摇头。

在酒馆内,贺束这斯托着个大酒坛,品着上好的酒才説出星奇外出了,可能去修练去了,而星奇也叫肖可不用等他。

嘴还撇了撇,贺束大肆的夸赞现在很少有星奇这样拼命的少年了。

肖可听到星奇再次出山了,还去修练了,想到自己的这diǎn实力,肖可就又坐不住了,刚修练回来,就又想要去修练,要不要被星奇远远的甩在身后了。

贺束很满意肖可的急切心情,当然知道肖可这家伙要是听到星奇去修练坐不住是很正常的,在着贺束的意料中,肖可很快的把帐结了。

贺束在肖可要不要把肖可再次去修练这事告诉星奇吗,肖可当然答应了,当然肖可又少了给贺束几百金币做为传话的报酬。

看着肖可急匆匆远去的背影,贺束却破口大骂起来,丫丫的,星奇和肖可这两牲口,那是人,两个都是修练变态狂,刚才见到肖可就发现了其修为很高,听到星奇去修练就竟连听自己唠叨凶残xiǎo队的事都听不下去。

不过摸得口袋口哗哗响的金币,闻着手上捧着的酒坛溢出的香味,贺束就又高兴起来,心里琢磨样要是他们俩来几次这样的修练就更好了,每天随意出来散下步,有几百金币,去那找这好事呢。

品着佳酿,贺束却想到再过几天就自己要随杨堂主外出办事,可能要两个多月呀,就有diǎn头疼了。

在天色快暗之时,星奇正在准备晚餐,白云鹤也老实的蹲在一旁,盯着星奇手上的烤肉,淡淡的肉香飘出,溢出一丝丝的口水。

“吼!吼!!”一道道发狂的吼叫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惊得星奇烤肉直掉到了火堆里,而白云鹤在听到这吼声后,更是发颤的扑卧倒在地上,星奇通过契约,可以感受到白羽传过浓浓的恐惧。

这是一只离得很远的高级的魂兽的愤怒的吼号,就如其心爱的宝贝被人偷了,星奇从白羽和那豪叫的吼中,分推出的信息。

星奇听到这吼声后,在安慰好白云鹤,就远远的替那招惹这凶狂的魂兽的人祈祷:谁他丫的活腻了,招惹如此恐怖的魂兽,愿上天能保佑其能收个全尸吧。

枣庄男科医院
金昌白癜风医院
宿迁治疗卵巢炎费用
枣庄男科医院哪家好
金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